服务热线:

产品好、服务好、售后无顾虑,选择我们放心

务实合作、诚信经营,合作共赢,不忘初心

联系我们

企业:广州网络优化公司

主页 > 行业资讯 > > 正文

躬行實踐“知”“行”合一思想

来源:未知点击: 发布时间:2020-03-07 02:55:06

但处境再不堪,生活再辛苦,王阳明都处之淡然,从不抱怨。他在居所后面的山上,凿石为棺,每天都端坐棺中,凝苦思。忽然有一天,台清明,猛然醒悟:“所谓格物致知,格物应该格头脑中的良知,而致知是致向人生来固有的良知。”心即是理。原来之道,就在自己的心性之中。王阳明在龙场,终于大彻大悟。王阳明说:“我不看花时,花与我心同寂。我看花时,花的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我心之外。”心兵不动,万事从容,哪怕世间烦恼,纷扰而来,亦能超然物外,泰然处之。这可能是人世间,潇洒的境界。

躬行實踐“知”“行”合一思想,在200多年的明朝的历史中,可谓是名人辈出,但如果要说明朝一哥,相信大家还是会选择王阳明,有一种流行额说法:“五百年间出国一个半的,半个是曾国潘,一个是王阳明。”

令我惊喜的是在后一个展厅里看到了陈列着王阳明《登狮子山阅江楼诗帖》和《龙江留别诗卷》两个行草书长卷和其它作品。王阳明流传下来的墨迹不止这些,而从这两件长卷作品中我们已能领略到王阳明书法的渊源和基本的审美走向。江苏江宁县北有座狮子山,狮子山上有座阅江楼。正德九年四月,王阳明升南京鸿胪寺卿,五月到南京,秋天登狮子山阅江楼作此诗。诗帖属于手札形式,瘦长的结体和清丽的用笔使线条透出一股清新的气息,疏散的行距透出作者散淡超然的情怀。乍一看,似有与董其昌书法相同的秀逸、淡远、爽俊的文人气息,仔细品味他们在用笔的动作上还是稍有不同的,似乎王阳明用笔更瘦硬猛利,露锋尖笔也较多。如《龙江留别诗卷》《寄伯敬弟手札》两件作品基本全是草书,用笔和字法都异常熟练,结体也更加清瘦、挺拔、简洁。唯用笔显得猛利,线质少了几分温润和韵味。而董其昌的书法结体则更加疏阔空。其草书气韵亦不如董其昌开阔宏大连绵。董其昌和王阳明书法都宗法“二王”,他们同生活于一个相去不远的朝代,在仕途上都做到了相当的位置。但王阳明作为哲学家和思想家,将书法仅视为道德文章之余事,可谓“游于艺”也。所以,他法度不尽师古,而“遒迈冲逸,韵气超然尘表”。正如他自己所说:“吾始学书,对模古帖,止得字形。后举笔不轻落纸,凝思静虑,拟形于心,久之始通其法……乃知古人随时随事只止心上学,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矣。”作为哲学家、思想家,王阳明在书法实践上仍以心学为理念,他不拘于法度的惟妙惟肖,而是追求性和自然的书写,因此他的书法不如董其昌书法在法度上的高妙完善和对后世的影响。当然我这里不是要苛求一个哲学家思想家在书法技法上的高度和完美,只是客观地表述对王阳明书法的认识和理解。不可否认,王阳明骨气洞达的书法对一扫明初台阁体的圆熟和缺少风骨的庸俗还是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在广西期间,王阳明除了平息战乱,还兴办书院,宣讲儒学,对广西教育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1937年出版的《邕宁县志》载:“我县书院,明朝所立者,皆已久废,惟敷文书院岿然犹存。”“敷文书院,在北门街口,即县学旧址。明嘉靖七年(1528年),新建伯王守仁(王阳明)征思田驻邕时,建有正厅,东西廊房,后厅,日集诸生,讲学其中。后人因立公像于后厅,春秋祀之,名为文成公祠。”

大抵天下之不治,皆由有司之失职;而有司之失职,独非小官下吏惰苟安侥悻度日,亦由上司之人,不遵国宪,不恤民事,不以地方为念,不以职业经心,既无身率之教,又无戒之行。是以荡弛日甚,亦宜分受其责可矣。(选自《知行录》)

躬行實踐“知”“行”合一思想,擅长将略又颇能属文,显示了他亦文亦武的特殊性格,也可说是儒雅与豪迈共集一身,不失为历史上罕见的文武全才。这当然与他早年对武事和辞章均怀有强烈的兴趣有关。明代大儒湛若水曾以“五溺”概括他早年的人生经历:“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射之习,三溺于辞章之习,四溺于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如果说“任侠”反映了他洒落豪放的伟丈夫精,“仙”、“佛氏”体现了他对传统思想资源吸收的广泛,那么“骑射”和“辞章”则反映了他在文武两个方面所受到的严格训练,而一个“溺”字也恰如其分地说明了他的精世界曾一度深深地沉浸在多种多样的兴趣选择之中。

王阳明先是派少量的士卒施展疑兵之计,让朱宸濠认为王阳明要强攻南昌,牵扯住主力,其后王阳明率领士卒与朱宸濠的部队在鄱阳湖决战。而当时宁王的部队采用了铁索连舟增加战斗力,于是王阳明趁机用火攻大破宁王大军,平定了天下。

老子《道德经》上讲,“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生的步为重要;“南辕北辙”的成语国人尽知,然而大家又无不犯着同样的错误,方向、立志、是大家忽略的,而千里马的技术则是大家所孜孜以求的。

1472年,一个叫王云的孩子,出生于浙江余姚一个书香门第。王云很聪明,但有一毛,到了四岁还不会开口说话。五岁那年,王云与一群孩童在外玩耍时,碰到一位气度不凡的和尚。他摸摸王云的头,叹息道:“好个孩儿,可惜道破。”孩童们将此事告诉了王云的父亲王华。王华一琢磨,将“王云”之名改为“守仁”。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子。所以,大家也叫他“王阳明”。说来真是奇,名字一改,王阳明不久就会开口说话了。王华遂开始教他读书认字。

需要大家知道的是,关于知、行的问题,从儒家五经《尚书》提出“知易行难”开始,便有着众多纷纭的说法,而其大成者便为朱熹所提出的三点:“知先行后”、”行重知轻”、“知行相须”,而到“知行相须”可以说再往上一步便为“知行合一”了。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